三禾星大米不用来做饭还能干什么?。

发布日期:2018-06-25 23:11



大米这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食材(或者你们更喜欢把它叫做粮食)三禾星大米有什么可说的呢?(这一段只是写着写着玩心突起,不作数的)

  我说大米不用来做饭还能干什么,并不是说它真的还能干什么,而是想告诉大家,做饭,才是大米最终归宿。说大米可以拯救进水手机的,可以油炸的,可以团结小动物(老鼠)的可以去面壁了。

  一切不以做饭为目的的大米都是不务正业! 我们家乡有一种米饭是黑色的。

我要说的并不是“黑米”做的饭。它是用一种树的叶子经过复杂的工艺做成的黑色的米饭。

  相传在古时候有一个落难的皇帝,在一个衷心耿耿的大臣掩护下躲进了一片树林。追兵过后,皇帝肚子饿了,大臣去找食物,去了很久。只带回来一块肉,而且还受伤了。

三禾星大米

  第二天大臣在皇帝睡着后不见了踪影。皇帝吃了烤肉得以活下去并且逃出生天,差人来找大臣。在一棵树下找到了气绝身亡的大臣,他的小腿缺了两块肉。血流淌在树根,这树,就是后来我们说的“黑米木”。代表了忠义,赤诚,勇敢和一切美德。

  人们用这种树的叶子跟米饭一起煮,希冀继承美好德行,以及对故事里的大臣表示敬重。 故事终归是故事,也许还有许许多多的类似的版本,但这种黑色的米饭是实实在在的美味。囊括了童年一些美好念想,有时候看到大人们采回这种树叶,就会高兴得不行。

  人们不再像以前一样直接把树叶放米饭里煮,而是选择一种更充满生活智慧的方法:滤汁! 清早,妇女们趁着露水没干到山上采回来一大把黑米木的枝叶。

  我们这些小孩就会帮忙把叶子摘下放到篮子里洗干净。搬出沉重的石头做的“盅”,找出两头粗中间细的杵,把叶子放进去,一下一下地捣。捣叶子是个力气活,用不了多久就得满头大汗。但是生长在农村,最不缺的就是力气,愿意花力气去经营简单又美好的生活。

  人们争相卖力地用杵撞碎叶子,这少不得有一些可爱的攀比,年轻的小伙子一下一下地数着自己能杵多少下,可是大婶们轻而易举地超越了他,只好灰溜溜地帮忙找来器物打打下手。

  黑米木榨出新鲜的汁,连同碎叶散发迷人的清香,仿佛大自然的味道。

  早早准备好纱布,把捣碎的叶子包起来,挤出原汁。加点水,继续挤,经验丰富的妇女们永远知道什么颜色的汁浓度刚刚好,就好像一个老道的化学家,信手拈来。

  得到“黑米水”后就简单得多了,淘洗干净糯米,需要滤水晾干一些,又要保持一点湿润。太干了煮出来的饭硬,太湿了就不容易吸收黑米水的颜色和香味。

  这就是生活的智慧,永远是不急不躁,不慌不忙, 因为一切都刚刚好。

  孩子们这时候是最乖的了,早早等在一旁,已经准备好碗筷,虎视眈眈。记得那时我还是个孩子,大家都去找碗筷的时候,我只把饭勺偷偷藏起来,然后才淡定地去洗碗,冲筷子。

  胜利的,总是有准备的人!

  虽然我藏了饭勺,但每次我第一个乘黑米饭,我都很懂事地只盛半碗。然后我就乖乖地在旁边默默地吃着。这时我是安静的,心中还遵守着小学老师教的礼貌:食不言,寝不语! 半碗饭总是吃得比一碗快,这大概是我小学里学到最实用的数学道理了。我这才在众人默默的注视下走向灶台···


相关标签:

分享到